设为亚洲城ca272        加入收藏       客服热线:0931-2361246
资讯亚洲城ca272  热点资讯  每日行情   每日分析   分析评述   行业动态   钢厂动态    钢厂价格    财经要闻    国际市场     招标    期货
资讯亚洲城ca272> 热点资讯

中国式去产能困局:唐山部分关停钢厂死灰复燃

2016-7-11 8:42:20 本站原创 【字体:

“如果我所在的钢铁厂倒闭了,就意味着我23年来谋生的本领被否定,那再想找一份体面的工作就难了。”7月5日,唐山一家民企钢厂职工谷旺达对着《华夏时报》记者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我1989年从技校毕业,在唐山一家国有钢铁企业工作了10年,5年前加入现在的这家民营钢企。”谷旺达说。如果这家钢厂倒闭了,他的再就业之路将变得十分坎坷。 《华夏时报》记者在唐山采访到多位正在上班的钢厂工人,他们的说法基本差不多,“宁愿工资低一点,也不要失业”。而记者实地走访发现,钢铁去产能的焦灼与阵痛刚刚开始在唐山的大街小巷蔓延。 白天停工晚上开工 从唐山北站出发,驶向102国道,十多分钟之后,便能看到道路右侧的一家大型钢铁厂,很多大小不等的烟囱高高矗立着,一根细高的烟囱正往外冒着白烟。“那是唐山某钢铁有限公司,冒烟表明正在炼钢,至少有一条生产线正在作业。”出租司机周晓明告诉《华夏时报》记者,排放的是白烟说明是经过除尘后的,不然就会冒黑烟。 据悉,目前某钢铁有上万名工人。“这些民营钢厂一般白天不生产,晚上会偷偷开工,要是晚上来看的话,那些烟绝对是一坨一坨的,跟大雾天一样。”周晓明10年前也曾是一名钢厂工人,据他介绍,像这样的钢厂在唐山随处可见。 某钢厂位于距离唐山北站大约六七公里的唐山丰润区七树庄镇沙河铺村,那里是丰润区很多民营钢铁厂的大本营,附近大小盘踞着30多家钢厂,其间还夹着几家水泥厂,交错分布。 102国道穿村而过,这条国道上往返的大货车川流不息,将公路折腾得坑坑洼洼,时不时扬起滚滚烟尘,将出租车掩埋其中。 随后,《华夏时报》记者前往丰润区小屯村,看到多个钢厂厂区空无一人,钢厂大门紧闭,厂内偶尔一两个工人在走动,不时看到几辆大货车下货或装货。小屯村的村民告诉记者,这些小钢厂白天几乎不开工,都是深夜才开工,深夜这里变得十分忙碌,浓烟四起。 据村民反映,小屯村盘踞着大大小小四五十家钢厂,这些钢厂多为当地村民自办。有的是几百人的小厂,有的甚至是几个人的家庭作坊,也有几家上万职工的大型钢厂。 在丰润区城区周边的公路上,总会看见一辆辆装满货物的货车呼啸而过。当地村民反映,前几年钢市好的时候,一到晚上村口的主路上就排满了拉货的大卡车,一堵就是数十个小时。 让记者记忆犹新的是,当火车驶入唐山范围后就会看到火车道两侧大山深处很多新鲜的采石场,山头、山坡被削去一大片,印痕清晰。乘坐火车的唐山本地人说,这些采石场采完石头就地粉碎,晚上就有很多加长大货车鱼贯而来抢运石料,然后运到周边乡村的钢铁厂、水泥厂去。 关停不及产能2% “生产就赔钱,不生产更赔钱。”唐山市某钢企负责人无奈地说,在市场不景气及环保的双重压力之下,整个钢铁业的处境非常困难,他所在的钢厂只能勉强维持工人工资。记者走访了解到,丰润区的钢企超过110多家,至今已彻底倒闭的不在少数,盈利的更是凤毛麟角。 “小型钢企处境困难,大型钢企同样不容乐观。”唐山当地政府一位不愿具名的官员说,目前个别企业有所盈利,但全行业仍处于亏损之中。 这是一场拉锯战。2010年工信部公布的淘汰落后炼铁产能的企业名单里,33家河北企业中,唐山就占了20家,主要涉及钢厂和水泥厂。据悉,河北省是中国最大的钢铁生产省,粗钢产量占全国的四分之一,而唐山又占了河北省的五成左右。 日前,在夏季达沃斯论坛上,安赛乐米塔尔驻中国东方首席代表史悠能表示,全球钢铁行业需求每年只增长5%,产能每年却增长30%,因此钢铁行业严重产能过剩普遍存在。 中央政府多次承诺要化解这个问题。单单在钢铁行业,中央今年就曾宣布,至2020年计划削减至多1.5亿吨的钢铁产能。但现实问题则是,即便是关掉最有问题的工厂也困难重重。此前有报道提及的数据是,去年中国永久关闭的钢铁厂不及整体钢铁产能的2%,而记者尚未获得最新的钢厂关闭数据。 “最大的问题是,职工怎么安置。”言及钢铁去产能,我的钢铁网资讯总监徐向春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认为,对政府来说,就业是最大的问题。“中国钢价低、品种全,但缺点是产能过剩。”徐向春说,去产能还难在资产处置难度大。据债券评级机构惠誉估计,钢铁行业的债务规模或达6000亿美元,如此大的债务负担让整个钢铁行业陷入亏损。中钢协的数据显示,去年其成员共计损失645亿元,而在2014年这些企业获利多达226亿元。 关停的钢厂再次死灰复燃,就是因为有利可图。记者在唐山采访到的政府官员、市民及钢厂老板都认为,现在唐山的钢铁优势仍然在。 壮士难断腕 过去多年河北省工业构成中,过高的钢铁业让其经济发展独树一帜,而今却举步维艰。“唐山的产业结构是大钢铁、大煤炭、大石化,唐山要想实现经济持续发展,产业必须转型升级。”唐山世园会执委办副主任薛绍江近日表示,去除污染黑标签,正在争取向外界呈现一个绿色、可持续发展的唐山。 《华夏时报》记者走访获悉,在钢铁和鲜花中如何取舍,再次让钢城唐山左右为难。过去20年间,钢铁给唐山带来巨额经济收益,创造了百万人的就业。“在钢厂限产上,政府的决心毋庸置疑。”唐山丰润区一官员对记者说。 而唐山则是重中之重。按计划,唐山市到2017年前,需将自身钢铁产能砍掉4000万吨,相当于目前产能的1/3。 但转型不是一天两天就可以完成的。今年1月22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在近几年淘汰落后钢铁产能9000多万吨的基础上,再压减粗钢产能1亿-1.5亿吨。细化到河北省的压减钢铁过剩产能上,到2017年底,唐山要压减炼钢产能4000万吨,任务十分艰巨。 其中,2016年河北省下达给唐山市化解炼钢产能的任务是450万吨。为此,去年年底,唐山对数十家钢企启动了全面停产,其中多为民营钢企。 但好景不长。今年4月中旬,煤焦钢期现货价格双双冲高,现货市场吨钢利润高达800元,出口利润接近1000元/吨,让钢铁企业利润飙了一把过山车。数据显示,今年1-5月包括钢铁在内的黑金属利润总额达到558.6亿元,同比增长74.8%。



ca272